昨夜,90年代的青春又想起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SJFC 发布时间:2007-5-9 阅读:47

被歌神勾起的众多思绪——
昨夜,90年代的青春又想起
  灯光刹那间暗了下来,前奏悠然响起,33岁的王力波和老婆一起在黄龙体育场内奋力挥舞荧光棒,如同“90后”的小年轻。

  4月30日晚7点半

  演唱会开始入场,黄龙体育中心广场上

  杨湘辉:

  我们这拨“70后”现在不轻松

  时间回溯50分钟。昨晚7点半,在黄龙体育中心广场上,1975年出生的杨湘辉悠闲地靠着一根柱子,边摆弄索尼录音笔,边与身边的大学同学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大学里的人与事——在大学毕业近10年之后。两个身处不同城市的大学男同学都想见上一面,但见了面后又感到无话可说。他指了指身边的同学说,“本来今天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一名大学同学,但临时出差来不了了,他特意吩咐我录下现场的声音。”

  特意从上海松江赶到杭州的杨湘辉看了4月21日张学友在上海的演唱会。说起张学友及“四大天王”及上世纪90年代的青春期,在衢州“巨化”大工业氛围中长大的他很是怀念他的读书时代。因为那个时候有《上海滩》,有5分钱一根的赤豆棒冰,有连环画,有张学友,有“四大天王”,有初恋,有小马哥,有《大话西游》,而今天他仍在为自己的前途奔波。

  大学毕业先后停留于衢州、杭州、绍兴、上海的他摇着头,自嘲道:“我的同学都结婚生子了,就我一个人还在到处折腾。现在工作基本稳定了,但马上就面临在上海买房子、讨老婆等问题。人家说‘老三届’苦,我们这拨上世纪70年代的人也不轻松:毕业时,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进人严格了;好不容易攒了点钱想买房子发现房价吓人;人才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拼命工作又忽略了身体。”

  音乐确实是一种感情,所以昨晚的黄龙体育中心属于上世纪70年代生人——他们有过充满野趣和自由的童年;在充满了理想的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度过了少年时期;在上世纪90年代青春萌动期同时也是中国经济迅速腾飞、社会开始转型的时刻,猛然遭遇以张学友为首的“四大天王”,初识明星魅力。今天,这些与“四大天王”共同成长起来的上世纪70年代生人,带着初尝人生滋味的感慨,试图在歌神的歌声中回忆自己的青春期。

  4月30日晚8点20分

  演唱会开始,黄龙体育场内

  王力波:

  我的生活竟然发生了这么多变化

  “上一次看张学友演唱会是在2002年的杭州,那个时候我刚刚研究生毕业,和现在的老婆刚开始谈恋爱,当时我带着甜蜜而忐忑的心情,小心翼翼地牵着她的手看完了那场演唱会。今天这场演唱会,更多的是回忆当年的甜蜜。”王力波突然轻声地对身边的记者说起了男人之间的话:“希望这次演唱会上能找回一点5年前的感觉。”

  当张学友唱起《爱火花》时,他沉浸在音乐

  中。这首歌勾起了他的回忆——毕竟他今天是来找当年的感觉的,他突然转过头对记者说:“才短短5年,生活竟然发生了这么多变化。当年是穷小子、愣头青一个,现在是有房有车有孩子的男人,但生活似乎不如当年那么单纯。每次听到张学友的一些经典情歌,我都要想起青春期的萌动和单纯,现在只留下回忆了。”

  4月30日晚8点30分~9点30分

  演唱会现场

  李斌:

  炒股票的压力太大

  听了他的歌心情好一点

  张蓉:

  就是觉得张学友的歌唱得好

  晚上8点45分,此时张学友唱完了他的经典名曲《一千个伤心的理由》。1978年出生的李斌对着手机在喧闹中大声地说着话。“股市大热,前段时间我把房子也抵押了,每天都得盯着压力太大了,所以我很想看看演唱会。我们这代人刚进入青春期就来了个‘四大天王’,一辈子的印象。”说完,他又跟唱了起来,而她身边的一名女性朋友则在那里高声尖叫:“张学友,我爱你!”

  与沉稳的上世纪70年代生人不同,现场许多“80后”、“90后”显得特别活跃,他们挥舞着荧光棒,高高举着宣传牌,高声尖叫。对他们来说,张学友是哥哥辈甚至叔叔辈人心目中的歌神,而周杰伦才是自己的偶像,两人唱的歌是两种不同的味道。特意从萧山赶来的高中生张蓉蹦蹦跳跳地对记者说,就是觉得张学友的歌唱得好,所以才来的,没有其他的原因。

  现场一家三口挺多的,父母们沉浸在往日的回忆中,而他们的孩子则兴奋地挥舞着荧光棒,尽管他们什么都不懂。

  4月30日晚10点

  黄龙体育中心广场上

  彭激扬:

  那时很冲击,现在很安静

  杭城资深DJ彭激扬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向场外走去,与那些不停跟唱的歌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显得很安静。他之所以提前退场是因为他已与张学友有过多次接触,看过2000年那次演唱会,并参与了“雪狼湖”杭州站的演出。“从当时卡带的销量来说,流行歌曲记录前三位都是张学友的,特别是《吻别》;钢琴是克莱德曼的《命运》;还有一个是《红太阳》。今天回过头去看,这三张专辑精确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心态:《吻别》代表了港台流行音乐和偶像制对上世纪70年代生人的冲

  击;《命运》是迎合了人们在声乐方面的需求;而《红太阳》则反映了处于转型期之初的人们的心态。”

  4月30日晚11点

  黄龙体育场入口台阶处

  王伟:

  刚毕业的时候,

  我们以为自己无所不能

  杨伟峰:

  有个美好的回忆就够了

  氛围正酣,张学友新歌、老歌一起上,因要打电话而走出场的王伟,站在入口处的台阶上向记者大发感慨,“读小学的时候,我们的偶像还是张海迪、赖宁、雷锋、金庸、三毛、琼瑶;一进入上世纪90年代,突然变成了“四大天王”;现在则是那些IT精英、房地产老板、股市能人。”

  特意坐火车从北京赶到杭州的王伟1976年出生,在北京做记者,突然他一本正经对同龄的记者说,“刚毕业的时候,我们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几年混下来,才发现自己还差得远,人家炒一把股票就把你一辈子的钱都赚了。”

  总要曲终人散。从演唱会现场退场的杨伟峰正和几个朋友大声地商量去酒吧。1976年出生的他说:“读高中的时候很喜欢张学友,但工作后淡了下来,可能是生存压力的原因。做人嘛,有个美好的回忆就够了,毕竟不能一直活在过去。其实现在挺好的,有网络,有手机,有车子,有点小钱,有自由的选择。

  4月28日上午,演唱会前两天

  祝伟民:

  唱功是一方面,

  人格魅力是另一方面

  时间回溯至4月28日上午。1966年出生的浙江世纪风采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祝伟民边处理事情边接受记者采访。此次张学友杭州演唱会就是“世纪风采”操作的。作为一名深受谭咏麟、张国荣、罗大佑、周华健、张学友等人影响的上世纪60年代生人,他说起了自己与张学友多次接触下来的感受:“上世纪70年代生人之所以迷他,唱功是一方面,人格魅力是另一方面。张学友对老婆、女儿都很好,是一个典型的传统价值观意义上的好男人。他很谦虚、随和,我们当然理解人到高处反而越低调的状态,但越是这种自然状态和不做作,对那些已有了些许人生阅历的上世纪70年代生人来说更有吸引力。”

  本报记者 裴建林 徐洁

 

 

 

钱江晚报2007年5月1日"文娱新闻"版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